doria

碎碎念

今后过年前,要买一盆大的蝴蝶兰搬进家里,红色、紫色都好,屋里便热闹了;回北方后,冬天就去买几颗水仙,养在餐桌上,一天天地期待开出黄色、白色的花来。倒也不着急,水仙倩影婷婷,便是坐在旁边喝茶、聊天,也多好些趣味。

妈妈的院子里有了两颗高挺的金桂,一颗品相雅致的腊梅,已经很可爱了;若按我的喜好,还要添几盆食用菊,既可赏玩又可泡茶做汤,再一只陶缸来养荷花,冬天剪下枯莲蓬来玩… 

是有多爱北方的秋冬啊,可能只是乡愁吧…

2018.11.14

午间散步完,坐到星巴克,刷豆瓣… 

有小声讨论工作的人,有仓促打电话的人,有带着耳机盯着屏幕的人。

我在听咖啡机喷出蒸汽的声音,还有冰块撞击冰块的声音

2018.11.12

无题

打开窗户看雨

邻居家烧海鱼的香味飘过来

黄色的槟榔果

在南国的烟雨里  零星地晕染着秋意

2018.11.5

好奇和幻想

好奇心这东西,至少对我的牵引力很强大,不知不觉就开始追踪线索、联想关系、分析、推导、猜测… 甚至一点没意识到引起这份好奇的起源、性质,就已经参与其中很多了。

我想,好奇心太重,本身也是一种贪婪,是执念。

是执念,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和困扰。


幻想这东西,实在是很妙很妙…又很烦很烦!

我第一次读到“胃里有一百只蝴蝶在飞舞”这种表达的时候,瞬间就想到了每次和蒋君交流的心情,再查阅这表达的具体意思—“紧张、焦虑、七上八下、小鹿乱撞”,也确实是类似的体会,不过明白了只是徒增无奈。同时又深深体会了一把文字的表达张力,哈哈,应该说表达就是一种通感力。

可能,幻想的可人和烦人就是硬币的正反面而已。

幻想本身就是对现实的补偿、延伸或者假设…多棒!想多棒就能多棒!然鹅,终究逃不开一个what if 的开头。

我曾和好友提到:what if 是一个特别浪漫的开头,适合诗人。我(假装)既不是一个浪漫的人、也不是一个诗意的人,所以不爱这个词组开头的表达。内心里,我知道自己撒了一个大谎;现在回想,以那位朋友的聪慧和对我的熟悉程度,他也一定明白那是个谎言。


碎碎念碎碎念念,杂七杂八,不知所云……

2018.10.14凌晨

歌单没更新

看到自己命名为“dance”的歌单,最后一首歌是2015年出的专辑,一首说唱歌曲“trap queen” 

2018.10.12

有的人

看起来人模人样

背地里

她戒不掉烟


悄悄地,想哭,说不出缘由

听一晚上曲子

然后觉得反胃

这应该是耳朵疲惫的反应

可是不愿意做其他事情



杂2018.10.7

又到一个人生抉择之际。小事情上,常常会做一些让下一秒的自己毁青肠子的选择。此刻竟生出一丝忐忑


如今和三年前境况又很不同。虽然没有结婚但也不再只有自己一个人,有过不自由的懊恼感,回过头来也还是深深珍惜抓住我贴地的缘分。进取、珍惜、感恩


挑战一下自己,何况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

杂3018.9.25

在海口一尘不染的天上,八月十六的月亮,单纯地圆着、亮着,什么都不为、谁都不为,就那么单纯地圆着、亮着。

认同“人生只有死亡和困境是绝对的”这样的观点,我觉得那个月亮就像是一个朋友,点头之交,我们各自耍各自的酷。

想要告诉那些朋友,我们的分别,可能就是下一秒的事情。回头一想,这是多么郑重其事的多余啊。


杂记2018-9-23

春城人爱养狗,本地短腿土狗既聪明又可爱,也有很多长毛的串串。但是路上常常有狗屎,所以步行的时候,不可掉以轻心,阿不对,不可漫不经心。

春城男人,可能一并西南山区的男人,对老婆的尊重和爱都是远高于东部平原地区的,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考究一下这个命题。其实,问卷调查应该也不难。朋友戏说,我们这里的阿诗玛都很凶的!

山区很可爱的一点,各种当季水果又好吃又便宜,用我妈的话说:这只贪嘴猴又被人家的猕猴桃🥝迷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