忧伤的猛犸象

陈鸿宇的嗓音啊,唐映枫的词啊。

深夜听来,觉得好温暖,好明媚。

小豆之家:

原由子,1956年12月11日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横滨市,是一名日本女歌手,南方之星的成员之一,是日本六七十年代红极一时的女歌手。其代表作是はらゆうこが语るひととき。她的丈夫桑田佳佑(曾唱『真夏の果実』,张学友翻唱为《每天爱你多一些》等著名歌曲。)是南方之星的主唱,和桑田佳佑一共育有二子。

唱过很多日本经典歌曲。国人较熟悉的是《花咲く旅路》,就是后来陈慧娴翻唱的《飘雪》以及高胜美的《蝶儿蝶儿满天飞》,是日剧《对不起我爱你》的主题曲。日本六七十年代红极一时的女歌手原由子,原曲叫《花咲く旅路》(花开的旅途),丈夫桑田佳佑为她作词作曲。

小豆之家敬上!

杂四

前两天有人说,等人、约会、休息都喝咖啡,咖啡喝多了毛豆,啊,不,是冒痘。
咖啡总该喝热的,芬芳的意义远大于口感。三个女孩子躲在宿舍里磨咖啡豆,飘着幽幽的咖啡香。手动磨咖啡豆,由粗到细磨两遍,烧虹吸壶煮开,成了,再丢几块光明冰砖飘在液面上,却是等不了他们慢慢化开。
我和他讲:还可以喝汽水,喝果汁,喝绿茶白茶黄茶乌龙茶红尘黑茶。
软饮料的世界多么缤纷啊!
据说有个大红袍珍珠奶茶很好喝,在北京倒是忘记喝了,吃了一小块丝绒蛋糕以后,几乎对甜茶爱不起来。以前一点点还不是网红的时候,常常去点一杯四季春玛奇朵或者半糖的波霸奶绿,茶味很纯。还有印度朋友煮的chai :很甜茶味足,到不那么厌。
气泡水又是一个可怕的帝国,譬如可口可乐,至少给国际肥胖群体的壮大贡献了莫大的力量,总是有道理了的。不能拒绝的姜味啤酒(酒精度很低)和冰镇柠檬苏打水,和西瓜一样,没了这些夏天就不是夏天了。
来琼以后,老盐柠檬水和清补凉成了除对象之外最好的朋友。椰子水是好东西,椰子肉也是好东西,椰子真是个神奇的生物。
好杂
Beverage is wonderful!

面基啦!

和大Ken 哥帝都相见,很开心!小粉丝大大的满足@幻兽的巢穴 

囧途之出差帝都

今天北京天气很凉爽
霾不重 虽然从飞机上看下去是灰蒙蒙的
走在这个不知道多少万人的城市里 还是心惊胆战
年轻时的付出都那么不计代价 义无反顾地让后来的自己疼痛
于我,这是座殇城

日子过得很苦很疲惫的时候,容易厌世,容易想到以往经历过的心酸。
日子过得很亮很轻快的时候,容易想到自己曾经做的混蛋事,伤害过的人。
不知道是不是有毛病,不容易找到平静的幸福。可能是因为太小气,不容易原谅别人也不容易原谅自己。我执意用小气,不用狭隘,自认为绝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。包容多元,悦纳差异,期待美好的事情,只是不善原谅,罢了。@点一个艾特,翻好久通讯录,也最终没圈出别人。
这篇杂记午休的尾巴上开始码,一直到下班在班车上才写完。日子啊……过着过着就没了激情和诗意。

杂二

不知道谁说 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,我向来是不信的:譬如爱情,也就是芸芸众生、茫茫世界里的小随机罢了。
读书的时候,最是轻松,倘若你爱慕的人恰好也喜欢你,这就是小确幸。而没有这么完美的时候,也只是稍稍有点失落吧!还是有无数鲜活的肉体和轻快的灵魂在前方的路上,遇到或者遇不到,都在那里。当一个灵魂撼动另一个灵魂,怦然心动,引起共振,生出无限的遐想和热情,总是很耗费精神的,就像是燃烧。有时候暗自怀疑,是不是从莎士比亚开始,世人对爱情的强调甚多,以至于太多人包括我自己,把对一个陌生人的爱和善意看得那么重要?

杂一

上下班的路上,至少要40分钟,太累了有时懵懵睡一会儿,会睡得天昏地暗,流口水的,已经是历史了。疲劳却清醒越发成为常态。这三刻钟的车程,往往摸一会儿手机,看看推送,再发会儿呆,观察同乘者或者浏览路边的风景,也就过去了,只在车通过南渡江上某座桥的时候,会格外地清晰,景色好,壮阔,绵延,生生不息,引人深思或浅遐。
脾胃一直不好,后青春期开始不爱吃肉,前两年闹过肝炎,现在有点人老胃先衰的迹象,总之是吃不了肉。到不是茹素,只是吃不了整块的大肉不管是禽类还是牛羊肉甚至鱼。
也极少抽烟了,南京呆的时间久了,从万宝路到煊赫门再到金陵十三钗,来琼以后抽新加坡产的三5⃣️也觉得重,没怎么戒,不抽烟了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