忧伤的猛犸象

很喜欢这篇

边城诗社:

挽城:

文/挽城

隐隐约约的我闻到了

一股酒香

幽幽地在巷子里摇晃

——我在走路吗

还是被迷昏了头脑

扑面一阵风

却不如大梦初醒

 

身旁矗立着几棵树影

高烧不止

唤不回肆虐摇晃的叶

牵牛花也在惺忪地垂下

——你确定,那不是琳琅的街灯?

还是倒坍的繁荣

一只猫经过

只嗅了嗅酩酊的嘴鼻

 

一醒来又是斑驳的石墙

以及隔巷而唱的梦

迷乱的呓语

洗刷着 在水一方的朦胧

清一清嗓

咽不下枯竭的沉默,从容

 

2015.2.11

。。。好像没啥好说的


评论

热度(32)

  1. 忧伤的猛犸象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喜欢这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