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ria

囧途

背靠着墙壁,屁股下面是装着鞋和棉衣的行李袋,倒也挺软乎,左手边是靠墻是我的大行李箱。
灰蒙蒙湿漉漉的清明节前,我沒赶上三分钟前回家的汽车,于是再南京汽车站外墙脚边傻坐,等下一班,两个小时以后。
当然,在我傻坐下之前,站在小雨里吃了数個金桔,心里对這天氣這交通這节日用了无数个F開頭的词… 嘴唇麻麻的,火气也不那么大了。
并不想看書  恍惚一下下:来来往往的鞋和裤子和裙子,步态和节奏,属于不同的男人女人,折射不同的心境,演绎各自的情绪
细细的脚踝裹着黑丝,蹬在严肃又招摇的高跟鞋里,每一步都是均等长度和摆幅,塔塔塔,塔塔塔,优雅帶一点点疲惫(猜是一個剛剛出差回來白骨精)
浅蓝色的牛仔裤,陪一双耐克鞋,牵一只极小的拉杆箱,有一点点外八字,很悠闲地走开去(想是短途休闲,到达目的地了)
两条黑色长裤,两双阿迪球鞋,步幅均匀,节奏散漫,还提了一只空的垃圾箱(這個无需猜,是旁边餐厅的服务员,节日是別人的,热闹是別人的,堵城狗的焦灼也是別人的,我只是安安静静地上班而已)
至少一個小時過去了,我要去吃点東西,上個厕所,準備上车了。

评论

热度(5)